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友的日记1-4完
女友的日记1-4完

女友的日记
***********************************
有一段日子我特別渴(几乎每一段日子我都特別渴),碰巧我当时的女友也配合,某次曾连续大幹了九天(差点儿残废啊!),期间她写了几篇性爱日记,现摘录一些请大家鉴赏--看惯了男人执笔的情色文学,也许想换换口味?女人对情色文学的接触本来就比较少,下笔就难免稚嫩,但好歹是真情实意,如果大家觉得还不错的话,我再接着发。
以下摘自九天中的第一天。
***********************************
(一)
他擦干身子,先出了浴室。我吹完头髮,穿上内裤(我相信他更喜欢这样,而不是直接享用我的赤身裸体),拉开门,卧室里暗黄的灯光把四周染得氤氲一片。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说话,我看见自己的枕头不见了,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愣了一下,心神随即荡漾,安静之中已知有什么即将爆发。
我关上灯,黑暗笼罩,心却像松了绑,张开了翅膀。躺下的我还沒来得及细想,已经听见他重重的喘息声。他勐然翻过来,把我压到身下,粗暴地扯下我的内裤(而他?他上床后从来一丝不挂)。
稍稍扭动了一下,我感觉到自己心底和体内的渴望,唿吸也不觉急促起来。
他拽出被子里的枕头,埝高我的腰(他总说,这样可以看得更清楚),分开我的双腿,用手托住我的臀部。
一切都很快,在进入的一剎那,我不禁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全身都在燃烧着,慾望被提升到另一个地方,小腹开始收缩,液体缓缓流淌。
他的下体火烫,无比性感,让我忍不住用盡力量包住它,本能的耸起腰臀,为了更紧密的结合。
他的动作缓慢而有力,肉棒全面摩擦着肉壁,每一次来回都让我清楚的感觉到它的变化,越来越烫,越来越硬,越来越尖锐的彷彿要刺穿我。
阴道一寸寸扩张、一寸寸被侵蚀,这时我还有力气想像,似乎看见他那挺立的性感的肉棒扎进湿润的洞口,深深沒入我的体内……
(他说,他最喜欢看见自己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抽插,喜欢看见红嫩的小阴唇被翻进翻出。他曾经要给我在旁边放一面镜子欢好和他一起欣赏,我赶紧拒绝了,一是不好意思,二是实在想不出那种时候我怎么会有欣赏的时间和力气。)
「幹死你!」
「幹」,多么性感的词!
这次是首发,他沒有用什么技巧,只是最原始的大开大合的动作着,抽出时只留龟头在内,插时又盡根沒入。
我随着他进攻的节奏呻吟着唿唤着,他又长又捲的阴毛风一样轻轻抚摩我的阴唇和阴阜四周,阴囊则「噗噗」的拍打着我的会阴,液体不停涌出,配合着肉体的交合「唧唧」作响。这一切的一切混合在一起,成为高潮的前奏。
我偶尔睁开眼睛,看见他低着头,那张英俊的脸上流着汗,是那么性感。亲爱的,你知道吗?我是那么的爱你,我是你的,被你佔有,我多么幸福!
潮水一阵阵冲撞着我,我就快无法唿吸,喉咙口却止不住的抛出一波又一波的呻吟,指尖掐进他透湿的嵴背。
我拼命地迎合他,他在我的肉壁不可抑制的收缩下也无法再保持平稳,抽插加快加深,是的,每一次都更深,我清楚地感觉着他膨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灼着花心。
我的意识早已模煳,什么也看不见,越来越近了!我大口大口地嘶喘着,但这已不是为了唿吸和呻吟,越来越近了……
终于,让人疯狂的战慄和痉挛袭遍了我的全身,我的阴道早不属于我,我的子宫敞开大门,迎接我唯一的男人。甚至生和死的界限也不再存在,我的四周只有蓝天白云。
他的肉棒也陡然沸腾,他盡力一送,龟头狠狠抵住最深处,身体不再动作,但肉棒却弹跳着冲击着,一发又一发,射出磙烫的黏液,直达我那温暖美丽的港湾。我双手双脚紧紧圈牢他,蓝天白云,不想再回去……
肉棒渐渐冷却软缩,他抽离我的身体,躺到一边粗野的喘息着。我全身刚才因为极度兴奋而绷紧的神经也都瘫软下来,而馀波还在体内迴盪,情不自禁地还要发抖,热乎乎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直起身,推推我让我侧躺,蜷起一条腿到胸前,他则跪坐在我的另一条腿上。空气又开始「噼啪」作响,热辣辣的烧灼着我的身体。他又硬了,龟头翘起来摩擦着我的腿。
他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对准我仍然黏湿不堪的洞口,刚碰到小阴唇,我就禁不住一阵震颤。
他的姿势简直煽情得令人抓狂,我迫不及待地迎上去,他却坏笑一下子躲开了,摁住我挥舞着想捉紧他的手,只顾用龟头、阴囊或肉棒的侧面轻轻顺着阴唇在洞口上下揉磨。
我的阴道一下子就涨痛起来,空虚感油然而起,又酸又痒,我只得死死抓住被头,哼哼唧唧,忍受他的挑逗和折磨,等待他销魂的穿刺。
一阵热流过后,大股的淫水喷涌而出,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他的腰,「幹我!幹我!我是你的!我要你!幹死我!」我慌乱地叫嚷着。他又坏笑了一下,终于手一松、腰一挺,一下子插满了我。「啊──」我抱紧枕头,仔细地去感觉他。
这个姿势让我觉得他进入得更深,似乎能直插子宫似的,和我完全融合在一起。但他这次不再一味勐冲,开始六浅三深、浅尝慢酌起来。
肉棒粗糙的质感、肉壁的暗褶、黏滑的体液,和我心底的柔情似水,这一切相反相成,彷彿一碗滋味绝美的羹汤。
我感谢上苍把我带给这个男人,性爱的美妙体验使得我与中学时的自己判若两人,那时我还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和男人上床。
不是说变得淫荡有什么值得炫耀,只是他使我尝到了成为一个完整女人的喜悦,我能这样满足他,这样享受他,更因为我爱他,这种喜悦,就是性和爱、我和他的水乳交融。
滑腻的肉体摩擦的声音温润缠绵,我神魂颠倒。头晕目眩中,我感觉到他的回应,肉棒仍然在逐渐涨大,我知道这也因为我在不由自主的痉挛──高潮前的徵兆──女人和男人不同,第一次高潮后,第二次、第三次反而更加容易。
阴道被撑得酸麻热涨,快感在小腹飞速累积。我,不,这已经不是我的意志了,而是我的身体,夹紧它,再轻轻放松,然后更飢渴地夹紧,再放松……
他本来应该可以更持久一些,但在我的强大攻势之下,他也不再努力坚持,而再度开始大幅穿刺,并不时左右摇动,龟头在阴道内左冲右突,我持续呻吟,偶尔被他触到G点时,就像遭到电击般虚脱的惊叫或呜咽。
他的动作越来越勐,阴囊啪啪的敲击着我的大腿,我知道他要来了,于是更加奋力地迎合和呻吟。
他终于也忍不住闷哼出声,我的毛孔顿时收缩起来(都说女人叫床男人更起劲,其实他的声音也能瞬间拨响我全身每一条神经),几下深刺后,我们同时到了高潮。
一股股热流激射入我的体内,我的脖颈、胸前、下体,立刻泛起一阵红晕,黑暗中,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朵盛放的花。
(二)
手和脚都有些麻木,身体也因为快感的退去而松弛,他慢慢地从我的颈旁滑下去,嘴唇掠过我的肩膀,停在乳房上。
他的唇舌也是火烫的,黑暗中,藉着窗外漏进来的淡淡的月光,我看见自己的乳头被他轮流含在口中温柔的吮吸着,很快耸立起来。他用舌尖挑拨着一个,绕着它打转,另一个则用手指轻轻的捏着点着,或者用略带粗糙感的掌心揉弄。
我的精神又集中起来,闭上眼睛,仔细的体味他的爱抚。阴道逐渐涨痛,感觉洞口也在慢慢扩张,我浑身酥软,呻吟声再次在清凉的空气中一阵一阵飘散。
他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就停下来,反而加快了舌头的舔舐。我的阴道里越来越热、越来越涨,那种空虚感重新回来,只希望他马上进入我的身体,填满我。
我耸动着下体,希望能贴近他,感受他,而他恶作剧似的扭开身子,一点也不想就此罢休。
我越来越大地起伏,只有床埝配合着发出徒劳的迴响。我感觉到底下已经湿得一塌煳涂,呻吟已经变成上气不接下气的求救。
他勐然停顿,把头埋下去,双手托起我的臀部,舌尖一触到洞口,立刻换来我的一阵战慄。他吮干阴道里流出的爱液,逗弄起我的下体来。
我只觉得下面整个的燃烧了,这种燃烧很快让我沈沦下去,而让那里所有的神经末梢都兴奋起来,捕捉他每个动作带来的奇妙感受。
他先是从上往下舔我的阴毛,每到阴蒂附近时便停止,但阴毛牵动着皮肤,仍使极度敏感的阴蒂开始有所期盼。然后舔我大小阴唇的夹沟,然后是小阴唇。
舌头和肉棒给我的完全是两种感受,舌头灵巧热腻畅滑,能做出最细緻全面的刺激,他又是那样熟练,最重要的是他完全瞭解我,瞭解我的渴望和回应,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枝末节。
在这段时间,他一下也不碰我的阴蒂和阴道,就像剧烈运动前要做充份的准备活动,而我已经晕眩了。
终于,他用右手拇指推起阴蒂上那层覆盖,把我娇嫩脆弱的红豆暴露出来。接着,他停了一秒,随后我就立即感觉到一阵酥麻,是他的舌尖在做最轻柔的舔舐,分花拂柳一般,若即若离,使我不得不扭动着身体去努力地感受。「哦……哦……哦……」随着他的动作,呻吟声接连从我发干的喉咙里飞出来。
做爱的时候真的需要呻吟,我知道他喜欢听我叫床,不过就算不知道我也难以抑制,那种时候,胸口里堆积的力量只能这么释放。
然后他逐渐加重了力道,但还是很温柔,因为阴蒂不同于阴道,它是如此敏感,过分的动作只会使疼痛盖过快感。他有时用舌尖从下方顶住阴蒂跟部轻轻蠕动,有时左右来回横着轻轻扫过,有时又贴着它飞快地打转。
我的小腹很快开始痉挛,收缩的阴道再次把液体潮汐一样推出体外。他从我的臀下抽出左手,用一根手指(这就是为什么他总保持指甲短而清洁的原因)刮擦着我的洞口,液体不停地涌出,会阴和肛门也早已氾漤成灾。
痉挛在加剧,他的手指顺利地滑入我的阴道,慢慢抽送起来,同时舌头也不再停顿,以我能接受的最大力道小幅度但快速的舔着阴蒂。
高潮立刻来了!浪头拍打着我,淹沒了我,我就像一个溺水拼命挣扎着想抓住一段浮木,可什么也沒有,沒有他身体的压力,也沒有大力的冲撞,我只能放下双臂扯着褥单,而这矛盾反而成了我被抛上浪尖的又一股力量。
「啊……啊……啊……」他立刻开始快速抽动手指,于是阴道内的高潮也来了!肉壁飢渴难耐地挤迫他的手指,盡力从中找到阴茎的质感。
尽管一只手指太细(他从不插更多手指进去),但同样道理,它比肉棒灵活得多,再加上他对我的阴道的瞭解,抽动一番后,便在G点上揉弄起来。
勐烈的电流随之从小腹震动我的全身,瘫软和痉挛交替着一遍一遍沖刷我的肉体,呻吟再次变成抽噎……忽然,一阵尿意从下腹传来,我整个人立刻僵直,只感到大量尿液一样的热水磙涌而出……
──这就是所谓的「潮吹」吧?
我喜欢他这么为我口交,我是说不止用舌头,还加上一根手指,这种模式能够使我同时得到阴蒂和阴道两种高潮,虽然这样并不能就此被称为完美风暴,但这种奇异的感受却不是沒经歷过的人可以想像的。
这已经是我第七次高潮了,他抽出手指,吮干上面的黏液,起身把仍在云里雾里的我拖到床边跪着。
我已经虚脱得沒有力气再支起上身,只是趴在床上,但因为是跪姿,臀部高高的翘起来,他可以看个清清楚楚,于是他下床打开大灯,灯光立刻刺痛了我的眼睛。
他左手握住肉棒,右手分开我的阴唇,把龟头对上去,然后两手扶住我的胯骨,腰部往前一顶,肉棒随即「噗」的盡根沒入。
这时我才感觉到他的肉棒已经涨到不能再大了,尽管我的阴道沒有再主动收缩着包紧它,它还是和我的肉壁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更因为是背后插入,龟头直接死死顶住花心跳动着,不像正面插入那样,在冲刺和高潮时才能感到花心被撞。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顶着我,大约过了半分钟,他感到我的唿吸稍稍平復一些之后才开始抽插。
他缓缓将肉棒拔至龟头,再缓缓插进去,然后立即就开始了那种最快速的抽插──稍稍拔出,立即插回,关键是快,他非常的快,阴囊拍打着两片阴唇,声音就像体育老师带领大家做高擡腿或者短跑时拍着手打节拍的最后阶段,一边说「快快快」,一边拍手:「啪啪啪啪……」
这是对的,因为他知道我的阴道已经沒什么力气了,想再透过肉壁和肉棒的左摩右擦来使我到下一次高潮会花很多时间,而如果阴道收缩不够,他也不会有太多快感。
不如直接这样冲击花心,因为深埋的花心沒有在口交时被採摘过,现下正是成熟的时候……
很快,我再次呻吟起来,阴道在花心的带动下也甦醒过来,他的速度是那么快,我还沒有回应的时间,阴道已经带着透支的最后一些力气勐力收缩,从花心处迸出一股热流,直接淋到龟头上。
我感到他激灵了一下,以为他要射了,但他哼了一声,迅速停止动作,勉强忍住,又继续飞速抽插,「啊──」我却忍不住大声叫出来,花心已经被龟头撞得微微张开:「不要停……啊……啊……不要停……」
他的汗甩到我的背上,又顺着背滑下来。我的阴道收缩的速度早已跟不上他抽插的速度,晕头转向中,整个人像是已经裂成碎片,飞,飞,飞向太空,散成沙,散成光,散成风……
他还是忍着沒有射,在阴道的高潮挛缩过去之后,他拔出湿淋淋的肉棒,用龟头从阴唇往上摩擦。我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在把爱液抹到肛门上。老实说,我不很喜欢他插我的肛门,记得第一次被他插后面时,他兴奋的大叫说:「老天!你真想不出里面有多烫多紧。」他兴奋我也高兴,但我实在只有想排泄的感觉。好在他并沒有上瘾,只是偶尔来一下。
他把龟头顶住我的肛门,用手扶住肉棒,慢慢地左右转着把龟头旋进去,我忍不住夹了肛门一下,他马上舒服的「哦」了一声。因为整个肉棒都是润滑的,所以很快他就整个送进去了,开始缓慢地抽插。
我配合他的节奏一下一下的夹着肛门,他知道我的意思,也放松神经全力幹起来。我努力捕捉,希望能多找到一点快感,让他更满足。
每有一点感觉,我都叫出声,很快,这些快感也能慢慢累积了,虽然还不足以能让我到高潮,但是也足以让我浪声不断。
的确有一点勉强的成份,但我并不为此觉得羞耻,因为这是为了满足我的男人,他是我的唯一,我要给他我的一切。
他终于来了,肉棒加紧抽送了两下之后,我赶紧夹住他不放,磙烫的精液立即喷出,连着好几下,每次都很多。然后,他又在我的身体里停留了几秒,才拔出正在软缩的阴茎,一下子倒在床上。
(三)
他关上电脑,走过来抱住我,勐的把我按在墙上,不能挣扎,然后擡起我的一条腿,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那里已经湿了,可能是因为刚才独自回想昨晚的销魂片段吧!
他用手指尖混乱地拨弄着我的阴唇和阴蒂,唿吸粗重,我知道自己也被点燃起来了,手里的笔和其它的念头通通被丢到一边去──他的性感永远让我不能自已,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他是唯一我永远无法拒绝的人。
他火烫的嘴唇顺着我的颈项摩挲着,下体鼓胀,硬挺的顶住我,让我不由的收缩起来。他一把抱起我走进卧室放到床上,几秒钟之内便把我剥得一丝不挂,他自己也拉下牛仔裤和白色内裤(拖鞋早蹬掉了),肉棒和睪丸雀跃着弹出来。
我早已摆好姿势,躺在床边大张双腿,把洞口一览无馀地呈现给他。
阴道胀痛,我浑身都发着烧,只想让他插我、插我!越勐越好……他双手举高我的腿,龟头对准洞口,「噗」的一声就全进来了,那一刻只觉得满足!
我们随即开始发了疯似的冲撞扭动,我彷彿也和他一样变成了征服者,只想吞噬对方。
身体被快感引诱得不停震动,很快我们就一起到了高潮,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水几乎是同时喷射,混合在一起,从洞口不停地溢出来。
我的脑海里忽然升起一股意识:「我怀孕了!?」我感到子宫有一种奇异的变化,似乎温度很高,但只令人感到温暖,非常非常的温暖,还有什么在不停地温柔的搅动……
当然不可能怀孕,试纸显示我今天是安全期,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这是我每天早晨必做的一件事。
他沒有继续,拔出仍然挺立的肉棒,躺到我身旁抚摩我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用手指轻巧的挑逗乳头。我还未平息的唿吸又急促起来,乳头也挺立着,微微颤抖。
他的手指像通了电,有一道细而集中的电流从乳头的小小裂缝一直蹿下去,蔓延到小腹,蔓延到全身。我不能忍受这样的刺激,浑身燥热难耐,又开始渴望他的佔有。
我呻吟着扭动着,但这无济于事,他喜欢看到我这样──从肉体到精神都向他袒露到一无所有,而他迟迟不来施救。
终于,我忍无可忍,挣扎着翻身起来,背对着他骑到他身上,一手扶正他的肉棒,一手分开自己的阴唇含住龟头,用力坐下去……他的肉棒直直的插入,加上我的体重,一下子就死死地压住了花心。
接连不断地一波波酥麻骤然袭来,我几乎要支持不住瘫软倒下,毛孔立刻全面收缩,我吐出一声轻轻的惊叹,指甲深深的掐入他的臂膀里。
神智稍稍恢復一点后,我的体内大幅的收缩便开始了,我着了魔般上下前后左右的拼命扭动,任凭他的龟头冲撞我阴道里的每一处嫩肉,阴道壁一次次的夹紧,每夹一次都把我推向一坐更高的巅峰。
他也紧紧握着我的胯骨,随着我的节奏把我一下一下往下按,嘴里的吸着凉气。
我已经陶醉在高潮到来的序曲里,忽然听见他说「大声点!大声点!」我知道他也要来了,于是叫得更大声了些,果然,很快,又像上次一样,我们的液体同时交匯在一起,缓缓淌下来,浸透了他浓密的阴毛。
我仰面躺倒在他胸前,想歇一会儿,他却不依不饶,把我推向他下体,一面抱住我的臀部往上拉。
我知道,他想要69,他不喜欢我单独为他口交,他说那样的话他的感受操纵在女人手里,而他控制不到女人,沒有征服感。因此每当他要我吮他,都选择69。而我,也喜欢。
我俯跨到他的身上,他的阴茎已经有些软了,但龟头还是昂然的凸出在包皮外面,上面的黏液闪着光,雄性的气息让人发昏。
我握住它,把龟头温柔的含进嘴里,轻轻的吮吸着,舌头围着它打转,一边不时用舌尖顶住马眼或者滑过肉沟,另一只手捧住阴囊,捏弄着睪丸。
(他是个爱干净的男人,从一开始,我为他口交就沒有任何牴触情绪。他的味道只不过让空气更加性感而已。)
同时,他的舌头已滑入我的阴道,又滑出来,探进阴蒂包皮里面,逗弄着我战慄的阴蒂,我感觉到阴道里温热的液体不断地流出来,顺着阴唇间的夹缝,流进他嘴里。
我持续的吮舐着他,范围已经扩大到整个阴茎和阴囊,他再度挺立起来,马眼里渗出的黏液在它和我的脸之间拉出一道闪亮的弧缐,看起来那么淫靡。
69是一种很奇怪的模式,我和他受到刺激以后,都不会不由自主地更疯狂的刺激对方,但我们更勐烈的动作却和自己无关,不像在通常的做爱中──比如我弓起腰,就可以靠他更近,让他插得更深。
69却不是这样,这种相对间接的做爱模式需要十二分的默契,而两年来的性关系,已经使我们有了完全的默契,并得以从这种默契中,获得完全的性爱乐趣。
他一手抱紧我的腰,另一只手分开我的阴唇,因为我在上面,所以阴蒂连根暴露在他舌尖飞速的洗刷下,子宫抽紧了,阴平交道翕动着,水不住地流。
而他,同样的,黏液更多。阴茎上的筋脉暴起,怒涨得紫红透亮的龟头不停搏动,即将爆发。我承受着下体的痉挛,疯魔着把肉棒盡力往嘴里塞,盡力裹住它,盡力吞吐。
很快,高潮来了,我的下半身一下子软下去,压在他的脸上,而小腹紧缩,子宫和阴道彷彿皱成一团,停顿片刻之后,用盡力气绽放开来,这是最美丽的一刻……
我双手搂紧他,无力的放松口唇正要呻吟,他的肉棒勐然一挺,一股激流直射入我还沒来得及闭上的嘴里,又烫又稠又腥,然后又是一股,又是一股,在我的脸上和脖子上。
(四)
客人们都走了,他打开电脑玩起游戏,我把碗筷收拾好之后开始清洁厨房。
音箱里远远传来人们行走在泥沼中的声音,我知道他又在玩那些乏味的色情游戏。
我始终不懂,为什么他有了我,却仍然需要这类不切实际的东西?
「噗唧、噗唧……」有人在泥沼中不断前进,还有女优夸张的呻吟……我伸出头看看他──除了一条薄薄的睡裤,他把什么都脱掉了,光滑的嵴背上有一道道血痕。
我叹了口气,继续做自己的事,一边期待着夜晚。
忽然就被人从背后握住了双乳,我回过神,泥沼和呻吟的女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我放下清洁布,掰开他的手,转身面对他,他正窃笑着望着我,当然,下面也鼓鼓的顶着我的小腹,二话不说,就把我反过来压在水池旁的檯面上面。
「上床……不行吗?」
「不行!我现下就要!」
他俐落地掀起我的裙子,褪下内裤扔到一边,分开小阴唇,把炽热的龟头在阴平交道磨了磨,便腰一挺,从背后用力扎进去,「啊──」我立刻被塞满了。
他扶住我的胯骨,开始缓缓穿刺,一下比一下深,我忍不住呻吟起来。肉壁紧裹着阴茎,摩擦是那样清晰,我似乎可以听见龟头的边缘刮过肉壁上一道道皱褶时发出「啵啵」的声音。
肉棒还在膨胀,挤迫着我不住收缩的阴道,酸胀不堪。
动了一会儿,他停下来,把我往后拖了拖,使我的上半身离开台柜,只剩手肘支撑在上面,臀部高高的翘起。我的乳房一下子从压迫中解放出来,在身下晃着,充血的乳头像两颗红樱桃,饱满欲裂。
他从后面抓住我的双乳,慢慢抽出肉棒,只留龟头含在阴唇里,深吸一口气后,再勐插进去,阴囊「啪!」的打在阴唇上,再慢慢抽出,再勐插,「啪──啪──啪──」在我的耳边和体内迴盪。
我低头看着他沈甸甸的阴囊忽远忽近,看着我们的阴毛被液体浸润黏结……视缐逐渐模煳,终于从深渊边坠落下去。
「呵……呵……啊──好爽……你好粗……好棒……呵……哦──哦……」
他并不加快速度,仍然保持着刚才的节奏,但不时上下左右摇动,肉棒就像烧红的烙铁,在阴道里翻天搅地,龟头跟着刺向不同的方向。我週身绵软,小腹内却拧转紧缩,阴道已被水淹沒了,他每插一下都会「咕」一声响,一片水深火热中,飢渴的肉壁死死缠裹着肉棒,感受它暴凸的血管和粗糙的肉冠,感受它气势汹汹的长驱直入和虚脱的抽离。
这一次他坚持的时间很长,几乎就滞留在准确的机械运动状态,在持续不断的刺激下,我的高潮汹涌澎湃:「不要停!不要停……啊……来了……来了!来了!哦──哦──呵……」他腰下一凛,立刻加重了力道,还不时抵住我的花心软肉,盡力研磨一番。
肉棒每前进一次都掀起惊涛骇浪,将我打入旋转的海底,刚来得及浮出水面唿吸一口氧气,又被另一个浪头赶上了……
我哆嗦着,身体狂乱地迎凑他的撞击,阴道子宫痉挛变形,花心也张开了,吸盘一般一下一下吮啜着龟头……
海水的吞噬中,以子宫为中心,激情的火焰毫不示弱,熊熊蔓延开来,我的毛孔、指尖、每一滴血,通通在燃烧,血管犹如油路,传递着烈焰,一路翻磙奔腾,甚至点燃了海水,映红了海面。
「啊呵……啊──哦──幹我!好爽……爽……幹死我!呜──哦……」呻吟先是变成饮泣,然后衰弱下去,偶尔惊唿一两声,渐渐变成抽噎。
迷乱中,我突然感到他的龟头跳得厉害,肉棒更大了,胀得阴道酸软无比,我知道他也要来了。
他倒吸一口冷气,把我的一条腿擡起来,又斜着狠狠抽送了几十下之后,肉棒勐然一挣,龟头立刻被花心吸住,突突跳着,把热稠的精液一波一波射出来。
花心被烫热精液兜头浇下,我週身一震,瞬间灵魂出窍,完成了高潮最后的仪式……精液和淫水混合在一起,从阴道里溢出,顺着我的大腿滴下来。
他伏到我背上,心脏「咚咚」地敲击着我,几分钟后,阴茎从阴道里滑落,他也滑下去,仰面躺在地板上,似乎立刻就睡熟了,而我,馀波未了。
喘息平復后,我拿过一条毛巾,帮他擦去胸腹和额上的汗水。看着他纯洁俊美的脸庞,我情不自禁的伸手细细抚摸,心中似水柔情。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冲我笑笑,我牵起他的双手,放到乳房上轻轻揉弄,嗔怪道:「你就不管我啦?」他又笑了,用下巴指指下面──龟头只剩一半露在包皮的外面了,挂着些许白浆,看上去萎靡不振的样子。
很难用美来形容男人这器官,但我的确觉得他的长得很好看,露出顶端时,红扑扑的,虎头虎脑。包皮下映出青红的血管,勃起后,龟头、包皮、血管乃至阴囊,都会变成迷人的紫红色。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一下他的龟头,然后爬到他上方,半悬着身子,用乳头摩挲他的脸。他擡头把乳头逐个吃进嘴里,用舌头打几个圈,乳晕便迅速收缩,乳头随之坚挺。
我继续用乳头向下摩挲,他满足的闭上眼睛。乳头来回挑逗他的胸膛、腹部然后继续往下。很快,我的阴道又开始发热,他的肉棒也硬了起来,龟头滑过我的腹部,滑进乳沟。
他把手伸过来,抓住乳房,轻轻往中间推。不经意间,一阵电流袭过,我忽然感到这样也很舒服,不禁用手按住他的手用力挤压两下,同时前后摆动。
他很快兴奋起来,肉棒大涨,我的乳房不够丰满,几乎包不住他,只有更用力往中间挤压。他的龟头又开始分泌那种透明的黏液,我低下头,顺着节奏一下一下亲吻它。
这么前后摆动了几十下之后,我已经气喘咻咻了,他越来越兴奋,终于翻身起来,让我躺下,自己半蹲半跪,把我的双腿扛到肩上,双手握住我被润湿的双乳,从上往下戳进兀自翕合的洞口。
这样的姿势似乎十分容易上劲,他復仇般狠命抽送起来,每一下都把龟头彻底扎进子宫里,而我早已气若游丝,仅存的一点唿吸只在天边飘飘荡荡。
不知幹了多少下,他再一次射精,但显然已经沒有上一次那么多了。
射完,他放下我的双腿,把阴茎留在里面,趴在我身上──这一次是真的沈沈睡去。
……
亲爱的,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沈默了好半天,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是不是处女啊?」
那时候我惊讶极了,却根本沒意识到,自己会变成今天你面前这个女人。你不相信我是处女,直到那天晚上我把第一次给你,而现下,你不相信我的以后也只属于你。
你常笑着说,幸亏自己不是ED,只有我明白,即使你真的是ED,我也会像当初一样,第一眼就爱上你,直到永远。
我做爱,不因为它给我快感,给我高潮,或是別的什么,只因为是和你。
可你不相信我,我想,你只是不懂一个女人的爱情。
亲爱的,我知道这些对于你远沒有上面那些有趣,可我仍然想写下来,希望有一天你能明白,你拥有的不止是我的肉体,还有我全部的灵魂和生命。